• 无题 - [深呼吸,闭眼。]

    2009-10-28

    Tag:

    好心的朋友发来信息,
    说博客写的如此感伤,
    看过之后尽然有些不是滋味……
    我未尝不是如此,
    一边书写,眼泪也是不自觉的流下。

    这样的情绪该如何释放呢?
    是去声嘶力竭的吼几首歌么,还是路边摊的几瓶烈酒。
    是用情的投入糟糕透了的工作生活中呢,还是忘情的拥抱一段崭新的恋情。

    笑……
    还是一边用心的微笑。
    一边自叹为何心结难以打开,还要佯装一切都无所谓。
    也许这一些微不足道的白天黑夜,只为了证明时间并没有停滞不前。
    而每一天的日出日落,只是让你更替情绪,重新去等待那些可以让自己充实起来的人和事。

    那些留白的状态,也许才是最美,虽然不会给你勇气,但会让你心安。

  • 来,许愿了~ - [深呼吸]

    2009-10-13

    长长的假期让人变的慵懒起来,不习惯上班,不习惯早起。
    但即使睡的再少,白日依然还是可以神采奕奕的去公司。
    这个散漫的小长假,让本是疲惫的身体充足了电,让早已倦怠的心绪得以休整。

    8天的假期去了宜良、安宁、盘龙寺……
    和朋友shopping、吃饭,剪了头发,还去玩了几次桌球……
    最重要的是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和家里人呆在一起。

    我很喜欢在落日余晖下踏上远行的路程。
    很早以前就在博客里写过……
    不知那日看到的夕阳为何那么美,所有的心事似乎都在顷刻间被风带走。
    那些安静的小城镇,直到有一天突然被人忆起,才发现在某一刻已成为你情感寄托的载体。
    那些心里留白的人,就好似我这样,那里也无可厚非的成为消磨时光的驿站。

    记得当初去杭州时为何没有去灵隐寺。
    其中一大原因不外乎是心中没有佛……去了恐对佛不敬。
    那一日,选择去寺庙虔诚的叩拜,只因为心里所有的伤痛已经化作感恩。
    当眼角滑落下一滴泪,心中似乎有力量在重重的把我推向前。
    我的心攒紧,自己念的想的都是平安和祝福。
    伤害过我的人,不再感谢你们让我成长,而是感谢你们让我变的更加坚强和清醒。

    这8天里我也有偶尔的关机,假装消失。
    让别人找不到你,你就不会因为他们的繁琐而操控了你的思绪。
    听歌,看书……一个人走在路上。
    很安全,完全不受影响。

    我记得素黑在她书里写过,
    每个人都会想过出走,或者正在出走中,离开一个地方,把自己放在另一个地方,换上另一种心情看自己,看世界。
    我经常嘲笑自己会有逃避的冲动。
    但是时间长了才发现这些想法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的,并不是逃避而是置换。
    这一次,我没有“出走”成功。
    也许,下一次出走,我会有更充分的理由。
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很高兴,有人在12点准时打来电话,送祝福。
    还有短信及不少空间礼物,只字片语都让我让我感动。
    最感动的是,小熊还特地打电话过来叫我生日当晚少喝酒……
    还记得,前段时间你在Q上和我说的,过完生日,什么都会好的。
    这样的日子,没你一起庆祝,实在可惜。
    小姝也说,周末可能会到云南,这次真的希望可以见到你。

    生日似乎是一个分水岭。
    上一岁的事情都把它掩埋吧,接下来才是好日子的开端!
    亲爱的,生日快乐~

  • 约你下午3点的时候去唱K,你在外等候已久,我姗姗来迟。
    要了小包,音效不好,叫了服务员几次,仍然无果,于是将就下去。
    你唱的很陶醉,我却在一旁当起了调音师。
    恐你唱到一半便没了兴致,于是尽量调动自己的情绪来配合你高频率的节奏感。
    不知为何你今日扯着奶茶的歌就是不放。
    于是我也索性陪你哼唱个够。

     

    想起很久前,你失恋,邀我陪你唱K。
    你歇斯底里的吼破喉咙般。
    可我不是你,我偏偏唱不出那些快歌。
    有些时候我难过的已经说不出话来,
    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,
    还是要一个人宁静的分享这片刻孤单的感受。

     

    在最最明朗最最需要阳光的时候,
    我的心理却是潮湿了一大片。
    那些胆小懦弱的分子见缝插针般,细细密密的占满了我心底每一寸土地。
    因为害怕受到伤害,
    于是从不轻易言说痛苦与快乐,也不轻易与人保持最最亲密的姿态
    只是怀揣着那岌岌可危的安全感,
    蜷缩在角落
    装作与人热心的聊天,
    其实心里早已痒死了。

     

    这样的性格偏偏是最致命的。
    即没有办法通透的表达自己的想法,又常常被人误解。
    明明愿意对别人够好,却被误解为太过厚重,没有人可以承受的起。
    C说,我有时活的太精髓,太有灵魂,
    于是总不容易放轻松。

     

    我宁愿我如电影电视机的剧情那样,虽然总有剧情不够圆满的时候,
    却能理清所有千丝万缕的愁绪和繁琐,不用无谓的坚持和纠缠。
    最主要的是,你想要某人能明白你想法之时,他总会在某一刻醒悟,迟早。
    不用主角在心底对峙,无力挣扎。

     

    还是那天你唱的那首《我很好》。
    惊讶于那一刻我的宁静。